您的位置: 网易爱玩 > 游戏库 > 剑网3 > 鉴赏正文

#我与剑网3#从11年作为第一批五毒入坑到现在,也快要七年了,从巴蜀风云到现在重制版,从一个无脑醉舞的咸鱼到现在纵横野外的苗疆奶毒扛把子,要说没有故事,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从建第一个号开始我就是个毒姐,那时候还是在月卡服,虽然说玩的是个补天,但其实就是个大战都会奶死人的无脑醉舞的咸鱼。后来跟着室友小七和她的亲友一起来到了唯满侠,我依旧玩了个毒姐,而小七除了本体军娘之外又陆续玩了好几个体型。

而我所有刻骨铭心的故事,几乎都是在唯满侠开始的。

在唯满侠我入了恶人谷,但是刚开始我也还是像在月卡区一样,不会做日常也不会打架,甚至不知道跑商可以重复接。然后就是打本,那时候还是90年代,我从10人大明宫开始打,接着是血战天策,然后是风雪稻香村和秦皇陵。

也就是在主力本还是血战天策的时候,有一天我开了个刷外观的10人皇宫团,刷了几十条世界之后,来了一个中立喵哥。

那个喵哥就是大白帽。他穿的是破军外观而且总是戴着兜帽,当然就是大白帽了。

因为那次皇宫团我们加了游戏好友,然后是yy。那时候我想也许是个女孩子呢,因为大白帽从来没有开过麦,而我见过的女孩子玩的喵哥炮哥也不少了。

结果他给我发了yy语音,我一听,诶居然是真喵哥。

大白帽说想找个人凑着一起打本,于是我们就一块打本去了。

那个时候我是大三上学期,周二下午没有课,周五一整天都没有课,而大白帽是个倒班的上班党,合计了一下之后我们发现时间最容易凑到一起的是周五,其次是周二下午。当然晚上也不是不可以凑到一起的。当时洗练系统还在,于是我每个周五都会开一个荻花圣殿团,拍不掉的散件就给了大白帽拆萤石,而秀秀万花们钟爱的大扇子大笛子还有任务物品之类,就构成了我们的工资。

然后就是主力本了,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打的是大明宫和血战天策,我的幽蝶舞已经拿到了,而大白帽的弯月轮等了很久很久,血战出的月重轮倒是一直都没有拿到。

我们两个就是在一次次打本当中熟络起来的,熟络到后来当然就是加了QQ好友,刚开始是约打本,还有讨论dps和治疗量,慢慢话题就多了起来,开始说各自生活里各种如意不如意的事。空间当然也是会互相评论的,甚至用评论聊天,一聊就是几百条。

除了小七和我的大徒弟小喵——一个在世界频道里收的喵哥徒弟之外,那时候和我玩得最好的亲友,也就是大白帽了。

我们一起打副本,一起看风景,然后就是在QQ上天南海北地扯淡。

融天岭补天石是我们一起看的第一处风景,我们跳到了女娲石像的手心里,他切了明尊,在女娲的手心里起了个朝圣言。

明教的朝圣言确实是最好看的技能了,就像极昼的时候地平线上的太阳一样。

大白帽的亲友并不多,于是我就带着他和我的亲友徒弟们一起玩。玩玩闹闹的,中间哭过笑过闹过别扭,但总归还是玩到了一起。

但那时我们顶多也就是知心朋友而已了,即使双十一出了无间长情烟花,他也买了一个给我放——依旧是在补天石。

直到后来我遇到了我在唯满侠的第一个情缘,一个我叫做二哈的军爷。

二哈是我带小喵去大明宫刷弯月轮的时候遇见的团长,当时他在一个很大的pvp帮会,于是打完大明宫我就被他拉进了帮里。

他教会了我做pvp日常,也慢慢教会了我战场攻防和竞技场,再然后他就成了我的情缘。而我当然也还是会和大白帽一起打本,如果二哈开团他刚好有空,我也会叫他一起。

那大概是我在剑三最快乐的一段时间了——有亲友,有情缘,有一个热热闹闹的帮会,后来又有了一个据点。有很多人陪着我玩玩闹闹,当然是最开心的了。

只是我始终没有想到转折来得那么突然,虽然小七说这个转折是注定的。

而这个转折的开始就是我在空间里评论了大白帽转发的一个关于青蛙开礼物的脑筋急转弯问题并且还答错了,于是我愿赌服输地把头像换成了呱太。接着就是继续在QQ上相互吐槽,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直到后来气氛越来越不对劲,等我终于知道哪里不对的时候,他说,我喜欢你。

我还记得他说,他明明知道不可能,却依旧如此。

他说他去打稻香村的时候我和他打赌会不会出开函谷,他其实想和我赌的是出了开函谷我做他情缘。

然后他说,想和我真正地在一起。

尽管我在华南,他在东北。

最后这个故事还是发展成了最俗套的三人行。

大白帽向我告白的第二天晚上刚好是我回学校的时候,那天晚上我回到租屋里没有像往常一样去书房放好电脑然后开始做日常,而是一个人坐在卧室里发愣,直到小七回来。

小七问我怎么了,我说我要吞键盘了。

她说:大白帽跟你求情缘了?

我说是的。

之前小七总觉得我和大白帽之间有故事,我说不可能的,他要是喜欢我我就吞键盘。

结果自己立flag果然还是要自己收。

后来我终究还是动摇了,寒假的一个深夜我和二哈分开了,那时二哈在微信里说,他的剑三圆满了,剑侠有了,情缘有了,三也有了。而我在被窝里泣不成声,哭得几乎窒息过去。

而大白帽就成了我的第二个情缘。

我那时就有了考研的打算,大白帽说,我可以考到东北师大,那里离他很近,然后我们去哈尔滨生活——那是他度过最自由快乐的时候的地方。

而我也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他一起走过刚下过雪的中央大街,走过松花江冰封的江面,还有静谧无声的白桦林。

但我们最后还是连从前作为朋友时的那一点温情也不复存在了。情缘之后,只有日复一日的沉默,以及在冰冷的沉默中时时刻刻揣测着彼此的想法。

说是无穷无尽的冷暴力,也丝毫不过分。

他游戏里的签名写着:三生树下,圆月不缺,圣火不灭,你又在哪里?

我就在这里啊,大白帽。

后来我总算明白,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而他心中的寒冰,早已成了极地的冰盖。

极地的寒冰,用体温是无法融化的,在融化之前只会冻僵自己。但那时我却总还有一线希望,觉得我可以将他心中的寒冰融化。

但怎么可能呢?

从一月到四月,我们之间除了偶尔的温情,就只剩下了冷战,唯一的一次争吵是因为他在七秀号上看到了有人给我放真诚之心。在那之后,依旧还是冷战。

这就是你所期望的吗?大白帽。

如果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与我如此相处的话。

所以我们终于还是分开了,在四月快结束的时候,我们重新做了亲友而不是情缘。他把喵哥号转去了隔壁服,只有七秀还留在唯满侠。他用秀姐号在唐门给我跳舞,那把大扇子还是在我的荻花团里出的,任务物品和武器都是。

可是我身边的一切却再也不是最初那样了,帮会分了家,有些人离开了,我慢慢地也不再开荻花,甚至不再打本了。

到大四上学期,我和大白帽彻底分道扬镳了。我们从彼此的世界里消失不见,直到现在。

我最后还是考上了研究生,只是没有去东北。

二哈虽然玩了个喵姐又回来了,但是我也不再怎么联系他。

我也有了新的情缘,加入了新的帮会。我的身边依旧有许多亲友一起玩玩闹闹,但那样无忧无虑的时候,却再也没有过了。

而我也始终不知道大白帽后来如何了,只是有一天打完大战回成都交任务,看到一个叫做黑罪孔雀的毒哥,突然想起这是他心心念念想取却被人占了的名字。

这个故事的结局,也就是如此了。

他们都说要陪我走到最后,可我终究还是没有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走下去。

三个人的故事三个人都有姓名,可是,结局却只剩下了沉默。

剑三的故事里总少不了三人行,我们也不例外,但是,谁也没有和谁一起走到最后。

2018年05月09日

有个爱好叫吃鸡 白衣問君 彳亍啊 啊噗小秘 等16人赞同
分享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 微信扫一扫
QQ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