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UP > 游戏库 > 英雄联盟 > 鉴赏正文

我叫亚撒,

艾欧尼亚再普通不过的劳动阶级,正当不惑壮年,这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事可能就是儿子加入了疾风剑派,

还有能一直陪在老婆身边。

至少我没让她和西边的寡妇那样,已经带着个拖油瓶了,还耐不住寂寞生下个跑了爹的野种。

再有就是,我是艾欧尼亚人。

到头来也不知道这孩子算是不幸还是幸运。

不幸于生来没爹,母亲又懦弱,从小一路被欺负过来。

幸运在,遇到个好兄长吧。

......

时光如梭,俨然已到了知天命之年。

西边寡妇的小儿子,听说天赋过人,被素马长老收为弟子,御风剑术唯一的传人。

我自己的儿子呢,还是资历平平,依旧是个无名小辈。

不知该过早的感叹老天不公呢,还是到头来才知道是塞翁失马。

......

古人云,正当耳顺之际,外邦竟攻城略地,挑起战事。

艾欧尼亚已经数百甚至上千年未曾有过战事了。

儿子战死沙场,国家动荡不安,曾经那人民个衣食无忧,与世隔绝的艾欧尼亚被战争毁的七七八八。

诺克萨斯,不共戴天。

......

昨夜北边的山谷传来行军的声音,然后,厮杀,哀嚎。

......

传言疾风剑派的素马长老死了,死于他引以为傲,一脉单传的御风剑术。

那孩子,一路杀出疾风剑派,再没人见过他。

......

我的命估计快过完了,战争估计也要接近尾声了,古来稀的人了,家国破碎,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能苟活到现在。

......

下午在田里,发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女孩,身边放着一把碎的七零八落的大剑,一遍发着高烧昏迷一遍咒骂着诺克萨斯。

我把她捡回了家,等着她退烧,等着她第二天醒来。

这期间,始终没停下来的,是她嘴里喋喋不休的对诺克萨斯的咒骂。

醒来后,除了开始的感谢,女孩几乎没说话。

她只说,没地方可去了。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说,姑娘,不嫌弃的话,就留在这吧,安安稳稳过几天日子,也陪陪我这个命不久矣,无依无靠的老头子。

下午,她就到地里干活去了。

......

几个月了,没见到那姑娘笑过,反而夜里时常抱着巨剑,黯然失神。

我想,可能和这把剑有关吧。

我没告诉她,把剑拿去了庙里,请求长老们把它修好。

我说,这是我这老头子最后的心愿了。

第二天,疾风剑派的人来带走了那姑娘。

他们告诉我,在素马长老天葬后的尸骨里,发现了巨剑的碎片。

......

审判的时候,她一句话没说,只是点头表示,自己愿意赴死。

我想可能,是有些事情,不太好回忆起来了。

结果当天不了了之,她被关进了牢房,等着下一步的处置。

......

那天晚上,我到牢房里的时候,已经有个人在那了。

是那个寡妇的小儿子。

他一块不差的带来了巨剑交到了她手上,然后,剑出了鞘。

最后一丝疾风之力在我面前平息之后,她跪在地上,破碎的巨剑散落一地。

而他缓慢的把剑插进剑鞘,面无表情。

“哪一个更加沉重,锐雯?你的剑刃?还是你的过去?”

最后编辑时间:2018年06月04日

墨污斯基 挽回 彳亍啊 泷翼筱 等13人赞同
分享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 微信扫一扫
QQ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