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网易爱玩 > 游戏库 > 剑网3

剑网3

JX3 HD

  • 游戏类型: MMORPG
  • 游戏平台: Windows
  • 发售时间:待定
多人 单人

玩家喜欢

写鉴赏 剑网3
你对游戏的态度:
喜欢 不喜欢
选择玩过的平台:
Windows
预览全屏模式
发布 互动设置
鉴赏 默认 最新 最早
共有 91 篇鉴赏
燕狂 喜欢这款游戏
Windows
#我与剑网3#《长风破晓之星月同辉》荒无人迹的黑戈壁上,一场生与死的较量拉开序幕。“呼,呼,呼,呼……”青衣少女一抹脸上血污,努力平息自己。 她的身前是高耸入云的两界山,身后是永无止境的追兵。她知道只要那个人没有拿到自己...展开
2018年05月18日

#我与剑网3#《长风破晓之星月同辉》

荒无人迹的黑戈壁上,一场生与死的较量拉开序幕。

“呼,呼,呼,呼……”青衣少女一抹脸上血污,努力平息自己。 她的身前是高耸入云的两界山,身后是永无止境的追兵。她知道只要那个人没有拿到自己偷到的东西他们就不会放过自己。哦不对,作为发现他们秘密的自己如果被抓到,是一定不会有活路了。身后的追兵已经不能被称作“人”了,腐烂的血肉、狰狞的面孔,为了完成所谓的主人的命令前仆后继。

“束手就擒吧!若你把东西交出来我尚可仁慈的留你一具全尸。”带领着尸人群的是一名身着黑衣体形瘦削的男子,说出的话语刺耳沙哑,他眼窝深陷脸色青白,好似一个死人。

青衣少女狠狠吐出一口血沫:“呸!有能耐来和姑奶奶单挑,若没有这群不人不鬼的东西你以为你动得了我?”其实青衣少女并无任何夸大,她名韩星,师承长歌门韩非池。名师出高徒,韩非池本是通过音律操控人心的圣手,也是杀人不用剑的阎罗王。韩星与音律一道虽不及其师,然她一手剑法却使得极为灵巧,配合音域更是行踪诡秘,与其切磋便是她师父一不小心也是要吃亏的。

可惜灰衣男子也并不是蠢人,事实上他已经被少女伤到了,不然他也不会出动这些尸人。这些尸人是天一教目前正在研究的变异尸人的失败品,只能呆滞的服从命令,并且也不如变异尸人强悍,但是胜在数量极多,就是压也能压死她!男子冷冷一笑催动手中之铃,冷喝道:“吃了她!”

看着包围过来的尸人韩星眸光坚定,与其做困兽之斗不如放手一搏!或许还能拼得一线生机。

微一提气运起青霄飞羽躲过冲过来的尸人群,宫、商、角、徵、羽清出一条道路,而后直直冲向后方操控尸人的灰衣男子。他以为韩星已是瓮中之鳖,居然没有留几个尸人护在身侧,一时不察被韩星刺中左肋。韩星眼中一喜正待乘胜追击,后方尸人却已袭来,然而重创灰衣人的机会正在眼前!

一息间韩星便作出决定,她竟是不躲不闪的任由尸人抓向她的后心,手中长剑直直刺入灰衣人的心脏!

刀剑刺入血肉的声音与金属被敲击的声音同时响起。灰衣人不甘心的望着韩星的身后直直的躺了下去。

韩星收剑,回眸。身后是一名少年,尚还背对着她举着盾,对付着剩下的尸人。只见少年手中大盾盘旋如雁舞,隐约有横扫千军之势。失了控制的尸人本就只剩攻击的本能,毫无章法。韩星见少年应对轻松便就默默坐下,打坐调息。

再抬眼,已是暮时。

那厢,少年已燃起篝火,火上是烤的金黄的兔子。韩星被追杀已一天一夜,如今放松下来只觉饥火烧肠。她走到少年对面,说道:“今日多谢你救了我,我乃长歌门韩非池门下,我叫韩星。”黑衣少年抬头,映着篝火星眸如炬:“雁门关长风夜北门下,燕烬月。”

自我介绍后两人一时相顾无言,空气凝滞也不觉得尴尬。花火噼里啪啦的跳着,韩星盯着烤兔子神游天外:“兔兔这么可爱为什么要吃兔兔?”燕烬月:“……”最后一只肥硕的兔子被两人分食而尽,饥饿的韩星吃了一大半。燕烬月:好像在军营和兄弟们抢饭的感觉……原来女孩子比男孩子还能吃么?

韩星自然不知道她让燕烬月对女性产生了错误的认识,她还惦记着被自己偷到手的东西。将藏于袖间的东西拿出,扔给少年道:“这就是他们追我的原因。上面是变异尸人的炼制方法,可惜也是残破不全。我偶然听到他们居然要在黑戈壁某处设置据点,妄图将往来的各大侠士抓获已做尸人之用!我跟随数日,昨天终于被我找到机会将它偷了出来,可是没想到居然还是被发现了。啧,真是差点就没命了。”

燕烬月翻着手中的册子,目光越来越冷:“这等邪术!这群歹人!”他生来少言寡语,父亲是雁门关的士兵,为了守卫雁门关而死,母亲一人将他养大,又将他送入军营。学的教的都是为国为民为家的正义之念,面对这种事情即使含蓄如他也不由怒火中烧。又抬头目光灼灼的望向韩星:“你知道他们的据点所在?”

韩星好似知道他在想什么:“你要去毁了他们的据点?不可能的。灰衣人虽然不强,但他们人多势众,况且还有比灰衣人更强的存在,单凭我们两个根本做不到。现在当务之急是将这尸人炼制之法送入万花谷,药王孙思邈先生说不定可以研究出对策来。”燕烬月道:“如果灰衣人迟迟不回去就会被发现他已经失败,而从黑戈壁到万花谷至少需一月时间,这里路上必定危险重重。那我们何不迎难而上,直接将他们老巢捣毁!”

韩星略一思索,认为燕烬月所言有理,况且她自信,以他们二人身手就算不敌,逃命也绰绰有余。“那好,今日我们就在此休息,养好精神。明日晚上我们就去端了他们的老窝。”眸光一动,她又道:“不过,我们还需准备点东西。”

次日晚,已经乔装打扮好的两人已经来到天一教分舵附近。燕烬月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韩星蹙眉,只觉得她身上酒气熏天,十分刺鼻。“看什么看,说好了装醉鬼的,不准嫌弃我。”韩星说着往少年身上一靠,然自己却先红了脸庞。燕烬月整个人也是一僵,他还从没和女孩子这么近的接触过。不过想到他们的目的,他慢慢的将手放在韩星肩头但是却只有指尖触碰到她的肩膀,扶着韩星往前走去。

假装不经意间看到前方有人接近,他压着韩星躺了下去,然外人看着亲密无间的画面二人实则毫无接触。只是二人皆通红了脸。来人是一队巡逻小兵,其中像是小队长的人物看到躺着的两人骂道:“马的,居然是对野鸳鸯。”又闻着着冲天的酒气道:“我们每日面对无数尸体狼狈不堪,这些少爷小姐倒是快活自在。把他们带走当成制作尸人的材料!”待看清韩星的容貌不禁邪邪一笑:“把这女的送到我房间去!”

因韩星与燕烬月已经醉的不省人事,那些人居然都未给二人加以束缚。燕烬月直接被扔进了关押材料的牢房,牢房里还关押着数十名男子,个个形容枯槁,毫无生气。面对多出来的一个人,连头都不曾抬。他突然好想念自己那个很会洗脑的小弟……

韩星这头遇到的待遇稍微好点,起码她是被放在了床上。不多久她就听到门口传来的声音:“你们几个好好巡视,切勿让可疑人员接近!也别让上面知道今晚的事情,不然我们都没好果子吃!”是那个小队长。“是。”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看来门口的守卫已经走了。小队长进房看到目光清明坐在桌前玩着腰挂的韩星一愣,突然明白了什么刚想大喊,已被一剑划破喉咙。

燕烬月这头也已经成功鼓舞了士气,让这数十个人不在死气沉沉。而后他徒手捏断门上的锁链率先出去,对身后的人道:“出去的路线我已经告知你们,接下来你们就要靠自己了。”“大侠,你不与我们走吗?”一名精神稍好的年轻人问道。“不了,我还要毁了这个地方,省的再有别人遇害。”数十个人对视一眼齐齐跪地:“谢大侠救命之恩,我等自知留下只是拖累,万望大侠保重自己!”

放走了众人,燕烬月准备找韩星会和,他们这次的目的就是彻底毁了这片害人的地方,让那些恶人就地伏法!看着韩星准备的东西他不禁浅浅一笑。

韩星看着布置好的东西呼出一口气,过程十分惊险,但是终于完成了。拉开准备好的信号弹,转身就走。燕烬月看到信号弹便知大功告成。天一教的大部分人马被信号弹惊动,赶往查看,这时远处飞来一支火箭,正中被油浸过的破布及其下掩盖的油罐。霎时,火光冲天,接二连三的爆炸声传来,凡是韩星与燕烬月呆过的地方无一不火势凶猛。

两人站在远处的山坡上,看着被火光覆盖的领地心里不住的激动,他们已经不是被门派庇佑的小弟子,而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大侠了!不过二人并不知道,属于他们的历程才刚刚开始……

黑龙沼,天一教主殿。

“主人,收到消息,半月前我们设立在黑戈壁的分舵被毁,变异尸人的炼制方法被夺。这是他们的肖像。”一名女子举着一幅画,画上,俨然就是韩星和燕烬月两人。

上首之人隐于暗处,看不清面孔,只能听到他的声音:“毁我驻地,坏我计谋,夺我秘法,你谓如何?”

“属下领命,杀无赦!”

2018年05月18日
收起
无惧无畏 辰八Ch8eN 银河系42 萌什么的 等34人赞同 查看全文
北城来客 喜欢这款游戏
Windows
#我与剑网3#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老叶(以下均为化名)和我是大学同学,兼上下铺铁哥们。随着大二伊始,不准带电脑封印的解除,我们组团开启了在游戏世界中的纵马狂欢,而我们最终选择了《剑侠情缘三》。之所以玩,是因为老叶觉得这款游...展开
2018年05月08日

#我与剑网3#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老叶(以下均为化名)和我是大学同学,兼上下铺铁哥们。随着大二伊始,不准带电脑封印的解除,我们组团开启了在游戏世界中的纵马狂欢,而我们最终选择了《剑侠情缘三》。之所以玩,是因为老叶觉得这款游戏的妹子多,天天两个汉子玩太无聊,仅此而已。

事后,细细品味“剑侠、情缘、三”这江湖广为流传的《剑网3》三种玩法果然是“博大精深”。这里先卖一个关子,待看完整个故事,你再回过来细细品评吧。

故事的开头,貌似没有好多赘述的,无非是玩明教的老叶和玩纯阳的我之漫漫升级路。直到某一天的深夜,我起床去尿尿。下床发现下铺的老叶并未入睡,正对着屏幕前微弱的灯光,脸上不时流露出一抹未可知的“淫”笑,我猜到这小子肯定撩到妹了(PS:宿舍楼较老,那时宿舍还未有断电断网之功能)。

果不其然,次日在我的严刑逼供之下,老叶招认,自己和一个万花妹子“筱筱”好上了。随后,原来的兄弟二人闯江湖,顺理成章的演变成了“卑鄙”情缘撒狗粮戏码。玩的熟络了,自然也了解的更多,筱筱的“真实”信息也了解了一个大概:筱筱是一个在加拿大的留学生(所以基本都是后半夜在线),年纪年长我们2岁,家里是做药材生意的,老家在福建……

随后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老叶和筱筱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在游戏上也是形影不离。为了有更多时间的相处,通宵已经成为了老叶的家常便饭。在大三那年的暑假,老叶告诉了我一个惊天的消息,筱筱要回国了,他们准备约在上海“见网友”。虽然在这一年,筱筱的照片和视频啥的我也没少见(虽然稍显成熟,但筱筱看起来是一个甜美的姑娘,就像她的声音一样),但这个消息还是足以让我震惊。

在经过了一系列的筹备之后,老叶带着东拼西凑的约会基金,满怀欣喜地奔赴了上海。过程就是该发生的都发生了,结果就是他们奔现了,这也成为了老叶在学生时期足以傲视我们的资本。随后的一年里,他们见面的次数也已发展成为了几个月一见,但基本都是筱筱来我们所在的城市,我也见过2次,印象亦如游戏之中,是个好姑娘。

毕业之后,老叶和筱筱依旧如胶似漆,在一众同学里,老叶应该会是公认的会最早结婚的那一个吧。由于各自忙于工作,我和老叶的联系少了,上《剑网3》的次数也变得屈指可数了,在我的想象中老叶应该会是幸福的吧。

某天,通过同学得知老叶的状态不是特别好,于是我拨通了他的电话。“出来喝杯酒吧。”这是电话那头的第一句话。随后的所见所闻,却彻底颠覆了我二十来年的认知和世界观。

老叶依旧留着学生时期干练的平头,微微发福的身材将脸上的憔悴存托的异常明显。此刻,我也发现了情况的不对,但并未追问。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回忆学生时期的各自糗事。酒过三巡之后,老叶终于鼓起勇气向我倾诉了心中的苦闷。

原来这几年,老叶乃至我一直生活在筱筱编织“骗局”之中:没有女留学生、没有年长2岁知心姐姐、没有家境优越……只有为了掩盖前一个谎言而说的第二个谎言。

原来毕业后的一年,老叶经历了这么多……老叶和筱筱2个人都是奔着结婚去的,而筱筱也过来了老叶工作的城市,并见过了老叶的父母。虽然大2岁,但由于老叶的坚持,他父母也没有再反对。按常理,老叶该去见女方家长的,但筱筱却一直称父母在外做生意,还是等领了证再去看他们吧。虽有不妥,但老叶也没有怀疑其他。临近商定的领证日期,老叶无疑之中看到了筱筱的身份证,发现筱筱竟然比他大了近8岁。

一切的美好就此崩塌了,在老叶地逼问之下,筱筱自知再也圆不回去了,索性和盘托出。认识老叶之前,筱筱是福建一个幼儿园老师,有一个经常出差的老公和一个可爱的女儿。晚上哄女儿睡觉之后,太无聊的她边玩起了《剑网3》,当初哄骗我们是留学生也是一时觉得好玩,但后来发现自己爱上老叶了,无奈之下通过一次又一次的谎言来完善自己设定的人设。之后,她老公和家里人知道了这件事,彻底闹翻,基本净身出户。离婚之后的她来到了老叶所在的城市,追寻自己的真爱,但终究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

当时的老叶处于两难境地,一方面他是真的爱了,舍不得这么多年的感情;另一方面他父母那边知道之后,坚决反对,毫无回旋余地。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五味杂陈,为什么如此狗血剧般的剧情会发生在我身边。微醺之中,老叶无奈地问我:”我该怎么办“,我猛喝了一口酒,却半天没有憋出一个字……

在这之后,老叶就再也没有对我们提前过这件事,也不知他过得怎样。随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勇气去见老叶,因为我终究回答不了他那时候的那个问题。

今天一气呵成的写了出来,也算是对当年的一种缅怀吧!不知道当年的那个疑问,如今是否有了答案。

写在最后,或许有些玩家当初在爱玩看见过这篇文章(授权给爱玩)。不过还是容我拿回来自己发了,借着这次#我与剑网3#活动分享给更多的剑网3玩家吧!

最后编辑时间:2018年05月08日
收起
Caesar昀 Trypticon 土豆土豆我是西瓜 郁闷的东东 等31人赞同 查看全文
吃骨头的鱼 不喜欢这款游戏
Windows
#我与剑网3#无数玩家都在说着剑三的好,即使有一小部分玩家的不满,也只是浅尝即止,随意吐槽下就结束了。当然这篇文章不是说剑三不好,作为一个假剑三老玩家,从唐门出的时候走进我的视野,曾经有个未满级的唐门,有个我加进去只有一...展开
2018年05月11日

#我与剑网3#

无数玩家都在说着剑三的好,即使有一小部分玩家的不满,也只是浅尝即止,随意吐槽下就结束了。

当然这篇文章不是说剑三不好,作为一个假剑三老玩家,从唐门出的时候走进我的视野,曾经有个未满级的唐门,有个我加进去只有一个月活跃的公会,有几个一开始就认识的剑三er,有一个死活要当我师傅的炮萝,那个版本,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炮哥,只有50级,只有偶尔的上线,只有短短一个月的活跃度,却让我认识了几个到今天还没事一起聊天吹逼互相调侃的朋友,因为不舍在明教开放之后,我又进入了游戏,成男明教,大学的我肝了4个通宵到满级,找到了原来的公会,但是公会大部分人已经处于半A状态,从原先稳定活动打本开团的公会变成了养老修仙佛系公会,但我认识的几个玩家依旧活跃在其中,偶尔带我打打本,黑黑装备,一起看风景一起聊天,那个年代,最起码能够组一个亲友团一起去打本,一起roll装备,不花一分钱能让你毕业的版本。

随后当初的一群人因为工作因为其他原因都A掉了这款游戏,直到长歌开放,我叫我身边的小伙伴,当然我们也只体验了短短数个月的时间,那个时候因为专职pvp,对于pve不了解,或者说在这之前所有的版本我对这个游戏都没有深入的了解,只是喜欢这个游戏的氛围。

最近我又入了坑,版本末期的加速刚刚开放,重制版开放也有几个月时间,我对这个游戏只有失望,没有任何其他的感觉。

整个游戏给我的感觉就是工作室捞钱的工具,也许是我还不够深入的了解,毕业副本,H燕然峰和H战兽山我不知道还有没有稳定的公会团去打,但是现在所有团队招募里的套路就是,找一堆人,大家打完本卖完装备分钱走人,毫无用户粘性。

一个普通玩家如果想要pve装备毕业除了花钱就是花钱,没有人会白白带你进本,一切都是向金看齐,最最最可笑的一点在于毕业装备只有25人H有,我试问,剑三到今天还有几个公会能保证有自己的25人团,一个游戏不去优化游戏内容,只在乎外观只在乎聊天吹逼世界胡侃,是,剑三玩家很乐在其中,但是一个圈子的人会乐在其中多久,我认识不少A了上,上了A的玩家,每次满怀信心想来体验一个新版本的时候,只能望着天价金团望而兴叹,即使拿到了毕业装备又怎样,在这其中有体验到跟朋友一起副本的乐趣了吗?有成就感吗?

我不明白西山居至今有什么可以得意的,消费中国玩家的情怀就这么让你乐在其中?如果有一天玩家真的腻了你的游戏,你靠什么拯救这款游戏,还是说西山居觉得剑三这个ip走到今天,已经捞够了,剩下的就是再捞一笔是一笔的心态,真走到那一天你是靠工作室脚本拯救还是靠什么?

剑三是个老游戏了,走到今天,放出的重制版简直就是个笑话,高清重置,整个游戏优化算法没有任何进步,甚至还不如以前的版本,有人总结,剑三就是,剑侠,情缘,三,也对,事实上今天的剑三,就剩下了jjc,亲友和818了,至于副本,无脑提高上限,压榨团度dps,抬高boss血量,给几个秒人机制,就是团队本了,咸鱼玩家就别想了,反正也不是冲着这个来的。

至于最后如果有人质疑我是那咸鱼之一,没错我是个驰冥毕业的咸鱼,2018年4月26号建号到今天的咸鱼。

最后编辑时间:2018年05月11日
收起
1095479164 郁闷的东东 杨不过 grlmmjow 等22人赞同 查看全文
李不凡 喜欢这款游戏
Windows
#我与剑网三#说起剑网三,得从2004年谈起了。04年,我刚刚进入高中,作为一个学习成绩严重偏科的学生,在当时的应试大环境下我已经对大学不抱希望了。一次偶然的机会,跟着6个同学去网吧玩起了剑侠情缘这款游戏。当时真没想到,...展开
2018年06月19日

#我与剑网三#说起剑网三,得从2004年谈起了。04年,我刚刚进入高中,作为一个学习成绩严重偏科的学生,在当时的应试大环境下我已经对大学不抱希望了。一次偶然的机会,跟着6个同学去网吧玩起了剑侠情缘这款游戏。当时真没想到,我是一个这么执着于大剑网的人。一直以来,从剑侠情缘到外传,再到大剑网三的公测,再延续至今,剑侠情缘三一直伴我成长至今。从一个单纯的小白到现在已是威镇一服的大侠。一路走来,不管是游戏里的江湖,还是现实中的世界,我都不再是曾经初出茅庐的小白了。回首间,从剑网三的橫空出世,到如今十几年的江湖历练,我与剑网三有着太多太多的故事,有着太多太多的回忆,遇到过很多让我无法相忘于江湖的人与事。在此,我就和大家分享一二吧!

首先,各位看官先跟着去名动江湖重游一回。这个区,是我初入江湖的世界。那时的我,什么也不会就是一个纯小白。升级毕业就用了整整半月的时间。毕业后,我满怀激情,加入了一个叫《江湖携手天涯》的帮会,帮主是个姑娘。各种热心的带我,那时我学会了什么叫pve,pvp.帮主带着我做了人生的第一次洛阳牛车。回想起,真的不容易。我当时玩的是气纯,一个生太极都不插的气纯。一趟牛车的任务,硬是让我做了几个小时,因为恶人谷阵营的一只黄鸡,时不断.的对我转风车。无数次的回营,依旧不愿放弃!坚持就是胜利,我把任务完成后,帮主带着我去了武王城交碎银,因为我们就武王城一个据点,很遗憾,我跑不了商。在这个浩气没有立足地的服务区,我跟着帮主姑娘学起了pve。帮主自开教学团带我,当时真的受尽委屈,因为自己一点都不懂,还好动,一个副本下来被帮主姑娘教训的不要不要的。但她从未放弃过我。后来,听说帮主死了情缘,我们就散了,我的第一次江湖路就这样中断了。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成为了一个少侠,后来电信六区的情深似海开服了。我还是玩的道长,因为眉间雪的缘故,我玩了个气纯正太。在这个区,我遇上了我的苍云亲传师傅,遇上了御剑天涯带领的大帮会,从此走上了火拼的pvp之路,经历过无数次野外团战,练就了一身武艺,习惯了埋复活点到凌晨2,3点钟。这也是我真正在pvp玩法中成长起来的一段江湖岁月。

在情深似海,我遇见了她。与她相识是在世界中,当时她刚刚从别的游戏过来。她在世界里喊了一句,求一男票带。我私聊了她,她选择了跟着我,拜了我的亲传,这也是我第一次收徒!从此江湖有她相伴!回忆到此处,我已经没有心情再写下去了,因为我们的结局,至今都让我难于忘怀!只道一句,愿她一切安好,师傅一直记得你,4年了,为师还是没有忘记你这个徒弟,没有忘记属于我们在剑网三的世界,没有忘记这个江湖曾经有过你,曾经有过一段我们的回忆和过去!

剑网三,我会一路陪着你,希望在这个江湖里,还能再遇见让我无法忘记的徒弟!

最后编辑时间:2018年06月19日
收起
情深ad 李不凡 Alive 放手一搏 等20人赞同 查看全文
乱世银灯 喜欢这款游戏
Windows
#我与剑网3#从11年作为第一批五毒入坑到现在,也快要七年了,从巴蜀风云到现在重制版,从一个无脑醉舞的咸鱼到现在纵横野外的苗疆奶毒扛把子,要说没有故事,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从建第一个号开始我就是个毒姐,那时候还是在月卡服,...展开
2018年05月09日

#我与剑网3#从11年作为第一批五毒入坑到现在,也快要七年了,从巴蜀风云到现在重制版,从一个无脑醉舞的咸鱼到现在纵横野外的苗疆奶毒扛把子,要说没有故事,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从建第一个号开始我就是个毒姐,那时候还是在月卡服,虽然说玩的是个补天,但其实就是个大战都会奶死人的无脑醉舞的咸鱼。后来跟着室友小七和她的亲友一起来到了唯满侠,我依旧玩了个毒姐,而小七除了本体军娘之外又陆续玩了好几个体型。

而我所有刻骨铭心的故事,几乎都是在唯满侠开始的。

在唯满侠我入了恶人谷,但是刚开始我也还是像在月卡区一样,不会做日常也不会打架,甚至不知道跑商可以重复接。然后就是打本,那时候还是90年代,我从10人大明宫开始打,接着是血战天策,然后是风雪稻香村和秦皇陵。

也就是在主力本还是血战天策的时候,有一天我开了个刷外观的10人皇宫团,刷了几十条世界之后,来了一个中立喵哥。

那个喵哥就是大白帽。他穿的是破军外观而且总是戴着兜帽,当然就是大白帽了。

因为那次皇宫团我们加了游戏好友,然后是yy。那时候我想也许是个女孩子呢,因为大白帽从来没有开过麦,而我见过的女孩子玩的喵哥炮哥也不少了。

结果他给我发了yy语音,我一听,诶居然是真喵哥。

大白帽说想找个人凑着一起打本,于是我们就一块打本去了。

那个时候我是大三上学期,周二下午没有课,周五一整天都没有课,而大白帽是个倒班的上班党,合计了一下之后我们发现时间最容易凑到一起的是周五,其次是周二下午。当然晚上也不是不可以凑到一起的。当时洗练系统还在,于是我每个周五都会开一个荻花圣殿团,拍不掉的散件就给了大白帽拆萤石,而秀秀万花们钟爱的大扇子大笛子还有任务物品之类,就构成了我们的工资。

然后就是主力本了,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打的是大明宫和血战天策,我的幽蝶舞已经拿到了,而大白帽的弯月轮等了很久很久,血战出的月重轮倒是一直都没有拿到。

我们两个就是在一次次打本当中熟络起来的,熟络到后来当然就是加了QQ好友,刚开始是约打本,还有讨论dps和治疗量,慢慢话题就多了起来,开始说各自生活里各种如意不如意的事。空间当然也是会互相评论的,甚至用评论聊天,一聊就是几百条。

除了小七和我的大徒弟小喵——一个在世界频道里收的喵哥徒弟之外,那时候和我玩得最好的亲友,也就是大白帽了。

我们一起打副本,一起看风景,然后就是在QQ上天南海北地扯淡。

融天岭补天石是我们一起看的第一处风景,我们跳到了女娲石像的手心里,他切了明尊,在女娲的手心里起了个朝圣言。

明教的朝圣言确实是最好看的技能了,就像极昼的时候地平线上的太阳一样。

大白帽的亲友并不多,于是我就带着他和我的亲友徒弟们一起玩。玩玩闹闹的,中间哭过笑过闹过别扭,但总归还是玩到了一起。

但那时我们顶多也就是知心朋友而已了,即使双十一出了无间长情烟花,他也买了一个给我放——依旧是在补天石。

直到后来我遇到了我在唯满侠的第一个情缘,一个我叫做二哈的军爷。

二哈是我带小喵去大明宫刷弯月轮的时候遇见的团长,当时他在一个很大的pvp帮会,于是打完大明宫我就被他拉进了帮里。

他教会了我做pvp日常,也慢慢教会了我战场攻防和竞技场,再然后他就成了我的情缘。而我当然也还是会和大白帽一起打本,如果二哈开团他刚好有空,我也会叫他一起。

那大概是我在剑三最快乐的一段时间了——有亲友,有情缘,有一个热热闹闹的帮会,后来又有了一个据点。有很多人陪着我玩玩闹闹,当然是最开心的了。

只是我始终没有想到转折来得那么突然,虽然小七说这个转折是注定的。

而这个转折的开始就是我在空间里评论了大白帽转发的一个关于青蛙开礼物的脑筋急转弯问题并且还答错了,于是我愿赌服输地把头像换成了呱太。接着就是继续在QQ上相互吐槽,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直到后来气氛越来越不对劲,等我终于知道哪里不对的时候,他说,我喜欢你。

我还记得他说,他明明知道不可能,却依旧如此。

他说他去打稻香村的时候我和他打赌会不会出开函谷,他其实想和我赌的是出了开函谷我做他情缘。

然后他说,想和我真正地在一起。

尽管我在华南,他在东北。

最后这个故事还是发展成了最俗套的三人行。

大白帽向我告白的第二天晚上刚好是我回学校的时候,那天晚上我回到租屋里没有像往常一样去书房放好电脑然后开始做日常,而是一个人坐在卧室里发愣,直到小七回来。

小七问我怎么了,我说我要吞键盘了。

她说:大白帽跟你求情缘了?

我说是的。

之前小七总觉得我和大白帽之间有故事,我说不可能的,他要是喜欢我我就吞键盘。

结果自己立flag果然还是要自己收。

后来我终究还是动摇了,寒假的一个深夜我和二哈分开了,那时二哈在微信里说,他的剑三圆满了,剑侠有了,情缘有了,三也有了。而我在被窝里泣不成声,哭得几乎窒息过去。

而大白帽就成了我的第二个情缘。

我那时就有了考研的打算,大白帽说,我可以考到东北师大,那里离他很近,然后我们去哈尔滨生活——那是他度过最自由快乐的时候的地方。

而我也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他一起走过刚下过雪的中央大街,走过松花江冰封的江面,还有静谧无声的白桦林。

但我们最后还是连从前作为朋友时的那一点温情也不复存在了。情缘之后,只有日复一日的沉默,以及在冰冷的沉默中时时刻刻揣测着彼此的想法。

说是无穷无尽的冷暴力,也丝毫不过分。

他游戏里的签名写着:三生树下,圆月不缺,圣火不灭,你又在哪里?

我就在这里啊,大白帽。

后来我总算明白,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而他心中的寒冰,早已成了极地的冰盖。

极地的寒冰,用体温是无法融化的,在融化之前只会冻僵自己。但那时我却总还有一线希望,觉得我可以将他心中的寒冰融化。

但怎么可能呢?

从一月到四月,我们之间除了偶尔的温情,就只剩下了冷战,唯一的一次争吵是因为他在七秀号上看到了有人给我放真诚之心。在那之后,依旧还是冷战。

这就是你所期望的吗?大白帽。

如果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与我如此相处的话。

所以我们终于还是分开了,在四月快结束的时候,我们重新做了亲友而不是情缘。他把喵哥号转去了隔壁服,只有七秀还留在唯满侠。他用秀姐号在唐门给我跳舞,那把大扇子还是在我的荻花团里出的,任务物品和武器都是。

可是我身边的一切却再也不是最初那样了,帮会分了家,有些人离开了,我慢慢地也不再开荻花,甚至不再打本了。

到大四上学期,我和大白帽彻底分道扬镳了。我们从彼此的世界里消失不见,直到现在。

我最后还是考上了研究生,只是没有去东北。

二哈虽然玩了个喵姐又回来了,但是我也不再怎么联系他。

我也有了新的情缘,加入了新的帮会。我的身边依旧有许多亲友一起玩玩闹闹,但那样无忧无虑的时候,却再也没有过了。

而我也始终不知道大白帽后来如何了,只是有一天打完大战回成都交任务,看到一个叫做黑罪孔雀的毒哥,突然想起这是他心心念念想取却被人占了的名字。

这个故事的结局,也就是如此了。

他们都说要陪我走到最后,可我终究还是没有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走下去。

三个人的故事三个人都有姓名,可是,结局却只剩下了沉默。

剑三的故事里总少不了三人行,我们也不例外,但是,谁也没有和谁一起走到最后。

2018年05月09日
收起
有个爱好叫吃鸡 白衣問君 彳亍啊 啊噗小秘 等16人赞同 查看全文
谭无双 喜欢这款游戏
Windows
#我与剑网3#许多人在骂着剑三用心做的外观,用脚做的优化:但是我想说,不管它曾经怎样,未来会怎样,我爱着这片江湖。好像不太记得是什么时候入的坑,但是玩的第一个门派是明教,而今来写这篇文,依然是一只喵。喜欢穿着儒风,握着双...展开
2018年05月18日

#我与剑网3#

许多人在骂着剑三用心做的外观,用脚做的优化:

但是我想说,不管它曾经怎样,未来会怎样,我爱着这片江湖。

好像不太记得是什么时候入的坑,但是玩的第一个门派是明教,而今来写这篇文,依然是一只喵。

喜欢穿着儒风,握着双刀,站在明教的地图上,听着焚影或者明尊,喜欢这片大漠的月亮,喜欢脆声的铜铃,喜欢映月湖上点点光,喜欢带着亲友去三生树,喜欢双飞带他们去经常砸罐子的地方。

师父是把我从小带大的,几乎从装分250捡到我养到了22500,我还穿着他喜欢的儒风校服,我还带着他送我的头发,我还会写东西来怀念他。

我在他的马背上跑过了曾经的黑戈壁,每次传功偷偷截他的图,小白觉得师父懂得好多好多,真的好帅好帅,跟他学会了跟车,学会了跑商,学会了瞿塘峡三件套,学会了。。他的奶歌。

有时候觉得师父很傻,明明是全剑三最想早睡的人。但是我出了事想退帮,带我逛了七秀万花枫华谷,很多很多的地方,做个明教跟宠前置,当时还笑他,半夜两点给客服打电话。

现实心里不痛快,聊天聊到第二天早上他启动失败哈哈哈,上班也请了假。

我的pvp,一步弯路也没走,因为有他。

如今师父A了,却想起曾经因为我换错装备被骂了,我不乐意打木桩谁也打不过他说我真的懒,腊八的小挂件是他帮我做出来的,新年任务他带我做,阵营战他带我刚,虽然是一条萌新咸鱼,但究竟学了很多东西。

现在也逼自己学更多的东西,很大的期望是他回来以后,看到他的小徒弟,变的很厉害。

能凑合带带小本儿,pvp也不至于谁也打不过,认识了很多人,不再是念破最怂的喵。

这个游戏真的很友好。

不会打攻防的时候,名副其实的寇岛岛主,红着名站在江边,一个小丐萝密我,喵姐姐,我可以杀你么。

我说,能不杀我么。

她说好,跟我讲了半天这个应该怎么玩。

当年的梵空禅院跳不上去,一个陌生的花哥带我跳了很多遍,等一遍又一遍的扶摇CD。

不会jjc的时候,总在频道很怂的说一句,我不会打,收获的,永远是鼓励。

最初练手法在太原插旗,和尚小哥哥一次一次陪我打,实际上我也打不掉他的血:霸刀小哥哥怕是实在看不下去我一直输,跟我讲了明教的玩法:冰心小姐姐打了好几场我就赢过一局,说,要不我切奶秀给我练练手?

我说好,当年那个谁也打不死的年代,她陪我打了很久很久。

前几天想去打大攻防,在浩气盟看到敌对侠士的一个id,是曾经的一个花哥,我密他:还记得我么。

他说,记得啊,明教老哥的徒弟嘛。

后来知道他曾经A了一段时间,如今,我装分比他还要大了。

一路走下来,我丢了很多人,也不了解了很多人。

师父刚A那段时间,迷茫的上了游戏也不知道做什么,一个纯阳小哥哥给我护镖,实际上我的装分我的血量没人来打,就是不想一个人跑商而已。

他沿途遇见了他的徒弟,说,老板能等我会么,我给我徒弟点东西。

我说好,跟他说我想师父了,曾经也被这么爱护。

他那天炸给了我一个烟花,说没事,以后有我。

我没有入他的帮会,但是却是很好的亲友,一起打皇宫,喊来一帮会的人带我拿了无伤马,甚至后来帮我撸日常。

他很喜欢明教,很喜欢很喜欢。

后来开始打pve,我是个明教,焚影原先是没有团长肯放进本的。

但是遇见了一个愿意带我搞装备的团长,最初副本的机制都是他教我的。

后来遇见了很多人,包括跟我求情缘的一个明教T,一个可能已经销声匿迹的dkp团,之后遇见的另外一个师父,在我不知道的时候,给了团长金,让他带我去T,那是我第一次T,狼牙堡,战兽山,燕然峰。

进群遇见更多很在乎我的人,突然多了很多人情味。

打本密聊我告诉我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出了差错当时说一说,随后群里还是无双双,我不凶你了,来打本~

甚至在我技能都没摸熟的时候,一觉醒来,看见群里说了好久我,让我晚上去开T指挥去。

一群熟手,没需求,就是帮我。

群里也没怎么说过话的一个小哥哥,全程密聊告诉我应该喊什么。

以至于现在我也记住了时间轴技能轴,我也可以去指挥一些简单的本。

那是个师门,很庞大的师门,我的,太师祖,密我说,你PVE学的怎么样了?我来安排人教你玩T。

说:你去拍装备。

说:T都是练出来的,咱自家开团儿给你练手,怕啥。

很多人,很关照我。

四月份去了校园行,看见了师祖,我还坐在座位上玩铁索挑战,听到后面一个男声在和旁边那个傻fufu的小哥哥说,这是我徒孙。

他带我做了现场活动,带我喝了奶茶,送我了一个很精致的剑三小本,带我吃了喵爪爪,带我吃了水盆羊肉,送我他从武汉带来的周黑鸭。

感觉离这片江湖更近了。

马上要下个赛季了,这是我完整经历过的第一个赛季,有了第一个14阶。

马上要下个赛季了,师父快要回来了,我要很努力啊。

马上要下个赛季了,未来的路还很长呢。

剑三,我喜欢你。

2018年05月18日
收起
啊噗警员 林修远 濯吾 满少 等15人赞同 查看全文
筒子 喜欢这款游戏
Windows
游戏环境很好,游戏群体很好,剑三的游戏群体差不多是国内最好的一批游戏群体吧。只可惜西山居,无论从策划还是技术都不断掏空这个游戏,全是剑三玩家死撑着。重制版,就是最好的体现,庞大的客户端,低劣的优化,层出不穷的外观,疯狂的...展开
2018年03月30日

游戏环境很好,游戏群体很好,剑三的游戏群体差不多是国内最好的一批游戏群体吧。只可惜西山居,无论从策划还是技术都不断掏空这个游戏,全是剑三玩家死撑着。重制版,就是最好的体现,庞大的客户端,低劣的优化,层出不穷的外观,疯狂的黄牛党,生机日益凋谢的pvp玩法,严重营养不良的pve玩法,职业的不平衡以及半年一次职业调整,不断榨干这游戏生命。可是当初我为什么还要选择剑三?ff4、wow、GW2,哪一个不是全方面碾压剑三?我的朋友亦是问我。

因为它是武侠。

哪怕大部分内核是抄袭WLK,但是它是武侠啊。

这是最有人情味的江湖。

天刀这款武侠我也玩过,最大问题是没人味。游戏群体差太多了,腾讯只想让它变成武侠中的dnf,当然并没有成功。

现在我的唯一的一个大号—少林,因为考研,已经托付给我徒弟玩了,他每天坚持给我做日常,提升装备,做成就,做宠物,还有..撩小姐姐....,他自己的号给了代练,因为没空。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重制版这么烂还会有这么多人坚持的原因吧。

————————————————————————————————

上精鉴了,所以多说点吧,要不然对不起我平生第一次上精鉴。

小编给我的取的标题基本诠释了当前剑网三游戏的状况:全靠玩家死撑。所以我给大家从这么甘心情愿为游戏买单的优秀的玩家圈的角度来分析一下这游戏

首先,剑三当初借鉴的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那个版本玩法内核,再加上武侠的外衣,吸引了不少玩家(尤其是女玩家),而且武侠嘛,笑傲江湖,一刀两断,本身比起魔兽世界的魔幻题材更加偏向pvp,再加上后面的策划越来越缺失制作大型pve副本能力,导致了整个游戏大幅度偏向了pvp,外加整体pvp比较休闲(或者说策划组懒,半年一赛季一次职业改动),让许多玩家没事找事干,所以各种同人啊818啊蓬勃发展,这就是剑三玩家文化圈发展蓬勃的根源。

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人越多,人情味越浓厚,江湖味就越浓,剑三亦是如此,它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游戏,但是,本质上它只是一个游戏。某个衍生文化圈的蓬勃发展,其背后一定有优秀作品的支持。剑三文化圈的繁殖,追其根源还是剑三这款游戏。这款游戏的发展就决定了其文化圈的发展,所以,重制版,你就懂得了。

重制版为什么是失败的?首先该解决的问题没有解决:画面与优化。70个G呈现出来的是这种画面和优化,没几个人能够接受的了,虽然流逝了不少流量,但是剑三相当大部分玩家忍了下来。关于重制版,我真的不想再说啥了,大家自己去网上或者贴吧自己去搜去吧。只能说剑三重制版没有暴死,全靠着玩家死撑或者说文化圈的反哺。这款游戏上限也到这里,或者说西山居的能力上限也就能做成这样了。

老马伏重货,唯愿力长行。

说了这么多,还是希望,剑三越来越好。

而已

最后编辑时间:2018年03月30日
收起
林夕格 小榆酱 土豆土豆我是西瓜 冥夜 等20人赞同 查看全文
#我与剑网3#一个普通玩家的游戏生活与剑网三结缘于我的高中同学L姑娘,在此之前从未接触过任何网游的我,认识了一个我从未想过的江湖,她带我在千岛湖游泳。然后L姑娘给我直升了一个号,是当时刚刚出的长歌,因为我喜欢长歌门的地图...展开
2018年11月14日

#我与剑网3#一个普通玩家的游戏生活

与剑网三结缘于我的高中同学L姑娘,在此之前从未接触过任何网游的我,认识了一个我从未想过的江湖,她带我在千岛湖游泳。然后L姑娘给我直升了一个号,是当时刚刚出的长歌,因为我喜欢长歌门的地图。拿到满级号的我在L姑娘的一再邀请下和她以及她另外三个亲友jjc,每一局三秒之内我必死,然后看他们四个打死对面。虽然一直躺赢,但却没想到这一次jjc的体验让我半年不曾涉足jjc。每天在长歌门探索各种美景,我喜欢徽山书院上面的山顶,可以俯瞰整个长歌门;喜欢思齐书市外的水天一色、湖光潋滟;喜欢那颗最大的紫色的树。那时的我不会修装备,什么也不懂,但我很快乐,感觉这就是闲云野鹤的江湖。

但是,江湖